341117.com

画圣遗物解千古之迷

发布时间:2019-03-10

吴道子送天子图局部 燥好奇地看着他:“不错,你怎地连这也知道?” 东方好整理了一下长衫,对着画案上的笔墨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,直起身来道:“多谢燥姑娘,这只笔可能解决了画史上的一个大问题。”

隋 展子虔 游春图 火姑娘见他诚惶诚恐的样子不禁失笑:“公子画一幅?” 东方红摇头不迭:“岂敢岂敢,在下怎敢暴敛天物?” 燥淡淡地道:“有此自知之明,甚好。” 他对燥语气中的讥讽并不在意,当下看了看几支明显已经用旧了的毛笔,心头已经对六气的神通很是敬畏,不难假想这些笔的非凡来历。当下毕恭毕敬地双手拿起最大的一支来仔细端详,这笔直径有十多少公分粗,笔毛并非动物毛,很可能是某种存在纫性的茅草,也不笔杆,直接捆杂起来,笔杆部分是茅草的径杆,长约五十公分。东方红从未见过如此大的笔,当下右手握住这只超大的笔,左手微微试了一笔尖,但觉纫性十足,回弹有力,看了看书案上诺大的宣纸,右手握笔虑拟运笔试了几下,不禁咋舌道:“这是吴道子的笔?”

众人齐声道好,东方红但觉身形凌空,六气在身周流动,很潇洒地飞翔起来,比之被贪嗔痴三神提溜着,其风流倜傥,不可同日而语。刹那之后,世人落在一座陡峭的峰顶之上,仰头看去,却见月色之下,群峰低伏,下临万丈深渊,东方红拍板鸣谢:“中岳嵩山,东岳泰山,南岳衡山,北岳恒山,华山西岳。此刻深秋,自然当登临西岳华山。在下谢过六位。” 燥一挥手,山顶峭壁之上,浮现一座悬空的白色宫殿:“公子请……” 东方红细心一看,不禁倒吸一口寒气,这宫殿飞出崖数丈,形险势峻,不禁有些腿软,但想到六女均非常人,即时放下心来,举步入内。 殿内清一色白色,并非玉石,看上去比较干澡,这到也秋燥相吻合,线条棱角显明,给人以坚挺之感,穿过前殿,来到正殿中之中,却见主席之旁,一张足有三丈见方的书案之上,已经辅上了一张二丈宣纸,一旁的茶多少之上,精致的文房四宝已经备齐,墨已经研磨好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墨香。东方红大喜,走到近前一看,墨池是可贵的端泥砚,一看砚台上的半截墨条,略显发灰,旧气满目,不禁问道:“请问燥姑娘,这是陈墨吧?” 燥点摇头:“你还识货,这是展子虔画《游春图》时剩下的半条墨。” 展子虔是隋代的山水画家,他的作品游春图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幅国画山水,堪称国宝。东方红学画时,临摹过多次,这幅画一湖两岸的构图,对他影响深远。此刻见到展子虔用过的半条陈墨,心头顿生敬意。